在寒風瑟瑟的11月,中國人民大學這座著名學府也經歷了一次“寒潮”。原招生就業處處長蔡榮生持假護照“跑路”被抓,又一個“左手拿先進,右手拿現金”的負面形象浮出水面。蔡榮生和前校長紀寶成、教育學院執行院長胡娟組成的“嫡港式飲茶系部隊”,開始被公眾不斷揭底。人大自主招生公平幾許,也陷入了重重謎團。
  “涉億”貪腐
  12月10日下午14點,中國人民大學北區食堂6樓,整個一層的辦公室唯有603房門緊鎖,房門旁邊原先懸掛室內裝潢的“綜合辦公室”牌子也已被撤下。
  “不知道”“不清楚”“沒見過”“不認識”……不僅北區食堂6樓的同事們,就連整個學校的其他教師和職工,提及603的“主人”,也都不約而同地借款給出了同樣的態度。
  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是——603原來的“主人”是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關鍵字長蔡榮生。
  11月26日,蔡榮生持假護照在深圳闖關被抓的消息在互聯網上散佈開來。隨後,這位“跑路”處長高達數億元的貪腐開始浮燒烤出水面。
  最早發出這一消息的是民辦教育學家信力建。他在微博上用求證的語氣稱,蔡榮生因持假護照欲從深圳闖關至加拿大被抓,蔡榮生已交代的招生問題涉嫌金額達數億元,且出逃前曾留書反映領導問題。
  同時,該微博稱,此前一直飽受爭議的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執行院長胡娟,也已經在當天下午被免職協助調查。
  這條微博的轉發量很快就超過了100條。“我是在一個微信群中看到這個消息的,後來覺得這條消息畢竟沒有經過核實,就刪了。”信力建說。
  據瞭解,蔡榮生的假護照是在陝西辦理的。護照是其本人照片,但身份信息不屬實。目前,人大已經要求副處級以上幹部全部上交護照。
  在招生就業處這個充滿“油水”的崗位浸淫逾8年的蔡榮生,卻偏偏選擇在這個時候慌忙逃竄,這將人們心中的疑問勾了起來。
  “有人向蔡榮生通風報信。”近日,中國人民大學區域與城市經濟研究所教授張可雲這樣對外界表示。“據我瞭解,學校被調查的還有其他人。”
  “兩年前我就認定,中國人民大學的自主招生肯定會出問題。”張可雲一直堅持這麼認為。
  其實,早在2010年前後,網上就出現大量舉報蔡榮生的材料,指其招生腐敗,利用自主招生、提前錄取等機會收受賄賂。
  在中國人民大學採訪過程中,雖然學校上下師生均知此事,不願多談,但新金融記者還是從少數人士口中側面瞭解到,這些年蔡榮生在招生環節完全亂了章法的所作所為。
  “他曾經讓一個11歲的富二代上了人大的本科。”中國人民大學某學院教師陳林(化名)對新金融記者透露,“這個小孩家裡很有背景,聽說7歲就開著奧迪上路”。
  “蔡和原來的校長紀寶成關係很好。”陳林表示。“他是紀寶成的得意門生,是一個‘隊伍’的,很多年了。”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蔡榮生於1999年在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攻讀在職博士,師從原校長紀寶成,並於2002年畢業。
  近日,有網絡傳言稱,儘管有著一個“隊伍”里多年“相伴”的師生關係,蔡榮生在出逃前的留書中,曾大量講述紀寶成的“違法事實”。
  多方披露,蔡榮生和胡娟與紀寶成頗有淵源。甚至不斷從中國人民大學內部傳出消息,胡娟在2000年前後陪同紀寶成出國後,回來被提升為校長秘書,一路“火箭式”提拔,最終成為該校最年輕院長和博導,並且不斷有人指出胡娟博士論文造假,拎著價值8萬元的名包,與其收入嚴重不符。
  不久前,紀寶成以人大教授的身份現身孫冶方經濟基金會三十周年紀念會。被問及對此事的看法,紀寶成並未正面回應。
  新金融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瞭解到,在中國人民大學學生眼裡,紀寶成的形象卻是“光輝”的。
  在校園內,幾座教學樓和體育館氣勢恢宏,風格獨特,和校區老建築對比鮮明。“這些都是紀校長在的時候建成的,體育館上的‘世紀館’,還有一些樓群上的字,都是紀校長親筆題的。”人大一名學生表示。
  “因為曾經擔任過國家教委高等教育司司長,紀寶成能為學校申請建設資金。”一名知情人士說。
  中國人民大學宣傳部新聞中心對新金融記者表示目前暫未獲得更多信息,“蔡榮生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原校辦副主任王鵬成為招生就業處新處長,胡娟正常上班”。
  自主招生“黑幕”
  今年9月份,中央巡視組進駐的時候,就已嗅出人大招生的腐敗氣味。
  當時,巡視組在向校方反饋時指出,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方面,懲防體系建設特別是財務管理、領導幹部薪酬管理、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環節。
  “據說當時巡視組收到了大量反映領導幹部問題的舉報材料。”中國人民大學一名教師對新金融記者表示。
  中國人民大學是中央巡視組在第一輪巡視中唯一進駐的高校,而蔡榮生也成為巡視組離開後第一個被確認協助調查的中層幹部。
  打開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的招生網站,一條標有“特殊招生”的導航頗為顯眼。在10個門類的“特殊招生”中,作為蔡榮生被調查主要原因的“自主招生”也位列其中。
  所謂的自主招生,是指高校拿出一定比例的招生名額,針對有特殊才能的學生,高校自行組織考試,通過選拔的學生可享受高考降分優惠。2003年,教育部在普通高校招生工作中啟動自主選拔錄取改革後,中國人民大學成為改革試點之一。
  就在改革的這一年,蔡榮生出任該校學生處處長、就業指導中心主任。2年後,蔡榮生任招生就業處處長。至此,他開始了長達8年令人“艷羡”的招生工作。
  自主招生的初衷是為了讓高校根據不同省份之間的生源情況對招生計划進行動態調整,對於當年生源好的省份可以利用機動指標再追加招生計劃。然而,事實上從誕生那一天起,自主招生就與權力緊密相連。
  改革後,在招生規模控制方面,教育部要求部屬高校自主招生的比例不超過5%。2006年,教育部規定“考生人數較多且生源質量好的高校可以有所擴大,各校應將其作為‘預留計劃’的一部分單獨公佈,並報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備案”。2012年,教育部對自主招生候選人數量設置了上限——規定“原則上控制在自主招生錄取計劃數的120%,最高不超過200%”。
  翻開中國人民大學的自主招生計劃,2006年規定“不超過5%,若生源質量好,可有所突破,由學校從機動計劃中予以安排”,2007年規定“不超過10%”,2011年規定“選拔時重點向素質教育開展好、新課程改革推進快和採取考前填報自主選拔錄取志願的省份適當傾斜”。
  從最初的定點學校推薦,到學生可自薦報名,再到針對縣及縣以下農村高中應屆生的“圓夢計劃”推行,2003年至2013年這10年間,學校對學生的選擇權體現得越來越充分,走進這一“特殊政策”圈子的學生覆蓋面越來越大。
  一名中國人民大學教師對新金融記者表示,本科階段學校每年的招生計劃在3000人左右,但向各省分配招生指標之前會預留1%的名額用作機動指標。“這個比例已經很高了,這1%的比例就是幾十名學生,有很大的人為操作空間。”
  有一位參加過人大藝術特長生考試的學生曾對外表示:“跟清華等其他學校不同,人大藝術生考試時,評委和考生之間是不拉帘子隔開的,評委和考生互相都能看得見。很容易有貓膩。”
  “聽說這兩年人大藝術類的行情是‘100萬’。”該學生說。
  “學校和學院都有一定的補錄名額,破格和補錄是在校級最低分數線公佈之後進行的,沒有公開申請程序,只能是憑無從得知的‘標準’圈點錄取對象。”一位高校教師揭開了自主招生的秘密。
  “補錄過來的通常是最後到學院報到的,這些學生的名字不會出現在錄取名單上。”該教師說,“而正常錄取的學生都會在錄取名單上顯示,名單由學院院長簽字上交到學校彙總”。
  起底蔡榮生
  蔡榮生貪腐一事昭然若揭,他的過往開始被一一拼湊。
  公開資料顯示中的蔡榮生,正如他的名字一樣,集多種榮譽於一身。
  1987年蔡榮生本科畢業於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而後2年在長春一汽集團任助理工程師。隨後,他在中國人民大學貿易經濟系獲得經濟學碩士學位。1992年至2003年期間,他在中共中央臺灣工作辦公室、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工作,主要負責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的組織、指導、管理、協調工作,並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
  2012年7月,蔡榮生被評為“全國就業先進工作者”,在那一次表彰大會上,教育部僅評選了5名直屬高校獲獎者。
  在中國人民大學學習和工作期間,蔡榮生還曾發表多篇論文並獲獎。目前,能查詢到的蔡榮生髮表的論文有23篇,其中大部分都是以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的身份發表,內容從信息安全、勞動力到文化產業以及高校專業建設,涉及多個方面。23篇論文中只有2篇蔡榮生不是第一作者。
  “蔡老師每年都會到講堂給畢業生做職業規劃指導,每年他還會到其他高校做這類的演講。”一位人大學生表示,“講得很有感染力”。
  在學生眼裡,蔡榮生一直留著平頭,給人的印象幹練、有條理,“有一種能鎮得住人的氣場”。
  可是,在人大老師的眼中,蔡榮生呈現的卻是另外一種形象。
  “他挺高調的,開著寶馬,學校里最好的車就是他的了。手機也是用私人定製的那種。”人大一名教師向新金融記者透露。
  該教師表示,蔡榮生不僅在學校里“呼風喚雨”,校外人脈也很廣。“他比較豪爽,總參加一些商務宴請。”
  出了校門,蔡榮生還有更加“精彩”的身份。用坊間的話來說,他是一個“政商學”通吃的人。
  早在2006年,蔡榮生就開始涉足資本市場。僅從公開的信息來看,蔡榮生就曾經擁有大唐高鴻數據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黑龍江交通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東華合創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武漢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萬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中融匯信期貨有限公司以上7家公司的“獨董”頭銜。其中高鴻股份、龍江交通和東華軟件均為上市公司。
  這些年來,蔡榮生走下講臺,放下教材後,時常匆忙奔走於這些公司之間。
  從高鴻股份的公告來看,蔡榮生2009年度應出席董事會次數8次,親自出席7次。2010年蔡榮生應出席董事會次數7次,親自出席7次。2011年,蔡榮生參加了全部10次董事會,2012年同樣參加了全部13次董事會。從龍江交通獨立董事的述職報告來看,2011年,蔡榮生出席董事會9次,缺席2次。
  根據多方資料顯示,2006年至2010年,蔡榮生每年從東華軟件領取的薪酬為5萬元。2009年開始,蔡榮生從高鴻股份和龍江交通分別領取薪酬6萬元和8.57萬元。“聯繫不到蔡本人。”提及蔡榮生在公司的近況,近日,龍江交通證券部相關人員如是說。“蔡榮生被調查一事不會對公司經營產生影響。”(新金融觀察報)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4歲仔

epbxmybbbxw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